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498888王中王开奖资料 > 正文阅读

观察 乡村渡运美丽升级的秘密是啥?

发表日期:2022-01-14 22:48  作者:admin  浏览:

  曾经,渡船是人们重要的出行工具,舟楫往来,带动两岸百业兴旺。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桥梁和隧道的兴建,天堑变通途,一些古老的渡口逐渐走向萧条。一方面是渡运的萎缩,一方面是偏远地区百姓出行需求依然存在,如何存续渡口的生命力?

  2月11日,吴爱图成为象山渡运公交公司正式员工已经一个多月了。今年四十出头的女渡工吴爱图17岁就开始掌舵,每天早上6时开船,一直要忙到晚上6时。过去,渡船采用的是“以渡养渡”和承包经营的模式,她从来不敢请假休息。

  2018年12月28日,浙江沿海首家渡运公交公司在象山县挂牌,吴爱图也成为这家公司的员工。浙江象山石浦镇的铜钱礁渡、对面山渡、晓湾渡,鹤浦镇韭菜湾渡,定塘镇的中坭渡和新桥镇的崇站渡施行定船舶、定航线、定航班的“公交化运营”,从此海岛居民坐上了“公交船”往返海岛和城镇,实现了乡村渡运的一次美丽升级。

  渡运改革最大的变化就是渡工从“个体户”变成“企业职工”。收购渡船后,公司优先考虑聘用像吴爱图这样的渡工,纳入公司统一管理,参照国企标准领取工资、享受社保,彻底解决了渡工的后顾之忧。

  宁波象山县居浙江东部沿海,位于象山港与三门湾之间,三面环海,两港相拥,境内有600多个岛礁,渡船是出岛的唯一交通方式。据了解,目前,象山辖区共有渡口10道,渡埠22处,渡工34人,年渡运量约100万人次,100万车次。以前,渡船又老又旧,船员老龄化,渡口设施简陋,班次少、不固定,岛民们出一次岛非常不容易。“有时等不来渡船,我们便要搭乘民用的小船,来回一趟要140元,也不安全。” 一位岛民说。

  东门渔村与石浦镇隔着浅浅一道海湾,坐船五分钟就能到达。岛上现有居民200多户,在象山众多的渔村中,规模不大也不小。居民日常出行,就靠这条小小的渡船。“以前,象山农渡船采取‘以渡养渡’的模式,近年来,随着海岛居民的大量外迁,渡船经营效益日益低下,许多渡口‘以渡养渡’的模式难以为继,逐渐变为‘义渡’,依赖各类财政贴补,才能维持渡运服务,伴随而来的是许多渡运管理问题和安全隐患。”象山县港航管理局农渡管理负责人告诉记者,除了疲劳驾驶外,为了保本,经营者势必会减少安全投入,导致渡船维护保养不到位,船况普遍较差,“渡船老旧,而且维修不及时不到位,船员缺配、疲劳驾驶、渡工老龄化、台风雾季等特殊气候环境下不及时停航、超载等安全隐患随之而来,老百姓坐船出行心慌慌。”

  “生意好的时候,一艘船80个客位全都满了。这几年生意越来越差,平均每天只有15人左右,有时候一艘船就只有几个人,连着亏了好几年了,都不想做了。”“浙象农渡3”轮渡工陈宗今年36岁,是象山鹤浦人,开渡船有18年了。2001年,他和其他三个村民一起花了45万元买了一艘渡轮,开始做起渡轮生意,“生意不好,但是由于我驾驶的渡船是对面山岛居民出岛的唯一交通工具,每天来回还必须得有四个班次,又累还亏钱,真是感到身心疲惫。”

  随着时代需求的演变,经济效益和公益功能的冲突在渡口渡运上体现得非常明显。据记者了解,在一些很偏僻的小岛上,常住居民可能只有十几户,每天出岛人数不多,渡船经营艰难,班次也就自然稀少,不能满足居民随时出行的需要。沿海岛屿居民患急病无法出岛就医,不得不借助海巡艇当“急救船”的事情并不鲜见。

  记者春节前在石浦镇渡口见到了女渡工吴爱图,带着黑白相间围巾,梳着马尾,吴爱图精气神十足。“工资收入增加了,还能保证休息,这让我更加热爱和珍惜这份工作。”吴爱图说。

  30年来,吴爱图终于有了固定搭档,这是公司根据安全生产的要求另外增加的渡工。她和搭档根据工作时间轮流开船。在今年春运中,她也有了固定的休息时间。最让她高兴的不仅如此,当地的渡运公交化改革后,船老大成了渡运公司在职员工。公司优先聘用原先人员,对符合条件的原渡工通过统一挂靠劳务公司继续使用,并纳入公司统一管理,纳入社会养老保障体系。“按月领取工资,还缴纳五险一金”,吴爱图说,现在工作起来,心是踏实的,有一种归属感。

  据介绍,去年,为了破解渡口渡运运营管理难题,宁波市象山县两级政府和港航管理部门前往在渡运公交化改革方面作为全国先进典型的景宁地区,决定实施农村渡运公交化改革,结合象山实际情况,成立农村渡运公交有限公司,整合渡运资源,打通涉水乡镇的经脉,分阶段逐步推进当地渡运管理工作向“渡运公交化、渡口规范化、渡船标准化、渡工职业化”方向发展。当年11月底,印发了《象山县农村渡运公交化改革实施意见》,为象山渡运改革夯实了政策基础。根据这一方案,象山县港航管理局在县委、县政府领导下,大力推进渡运改革,注册成立了象山县汽车轮渡有限公司农村渡运公交分公司,作为象山县农村渡运公交化管理主体,履行农渡公交化管理职能。当年12月,象山县汽车轮渡有限公司农村渡运公交分公司注册成立,实行定船舶、定航线、定航班的公交化运营。

  象山县港航管理局负责人介绍,根据该县渡口实际,乡镇所属的渡船资产划归公司,村集体和个人所属的渡船资产通过收购或租赁纳入公司化营运;码头、渡埠、候渡亭等渡运设施权属保持原状不变,符合条件的渡工(船员)由劳务公司实行劳务派遣,纳入公司统一管理。改革后,渡运公交公司配备专业管理人员,对所有农村渡船实行公司化管理,渡运安全主体责任得到了有效落实。

  “渡工的收入从原先的月薪2000多元涨到如今的年收入约7万元,且被纳入社会养老保障体系。这一举措,也让不少年轻人加入渡工队伍,解决了渡工青黄不接的问题。”象山县汽车轮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叶锋表示。

  随着新时代交通事业的发展,千年古渡繁华落尽。在公路交通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渡运的萎缩仍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象山县定塘镇宁海县长街镇,隔着石浦港岳井洋相望,英山渡轮是两镇之间最便利的交通工具。天气好的时候,在定塘英山渡口向西北眺望,对岸宁海的居民楼隐约可见。

  这两个地方如果走水路,直线公里,坐船只要十来分钟;如果从陆地上绕,则要经过新桥、泗洲头等地,全程有五六十公里,开车起码要1.5小时。由于地理位置特殊,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这里就一直是交通要冲。从早先的小舢板到现在的车客两用船,渡船正在逐步迭代。前几年,当地政府对英山渡口进行升级改造,进渡口的道路从10多米宽的坑坑洼洼的泥路全部拓展为30米宽的水泥路,渡口面貌发生了很大改观。

  随着岳井洋大桥的建设,英山渡该去该留成为一个悬念。据了解,宁波市还有23个农村渡口,分布在8个区县(市)。有以余姚河姆古渡、江北半浦古渡为代表的11个内河渡口,也有以英山渡为代表的12个沿海渡口。这些渡口正在遭遇“生存危机”,是“一刀切”退出,还是转型升级求发展?

  在距离英山渡15公里的金高椅渡口,每天有渡船穿梭往来于高塘岛和花岙岛之间。这里除了当地居民,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随着乡村旅游的开展和海岛开发进程的加快,从去年开始,当地有关部门对金高椅渡口实行了“大整容”,新建一座500吨级浮码头,长134米,可以容纳2个汽渡泊位和1个客运泊位。

  金高椅渡口的升级,正是花岙岛整体开发中的重要一环。金高椅渡运站负责人金辉告诉记者,新的码头建成后,既能保证水上交通安全、提升陆岛交通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又能促进区域经济和旅游事业发展、提升渡运服务品质。“一方面让群众坐上舒心船、过上平安渡,另一方面可以拓展渡口的旅游功能,寻求新的发展方向。”金辉对此非常期待。

  宁波市港航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随着公路的延伸,将有更多的渡口面临转变。有些可能退出历史舞台,但是仍然可以另一种形式挖掘其内涵,如与旅游结合,将“码头文化”纳入其中,留住千年水上文化,为社会发展贡献力量。有些需要升级,提高码头的安全等级,让乘客更加舒适和安全。

  象山县港航管理局渡运改革负责人介绍,目前,象山全县共有10道农村渡口,12艘渡船。从长远考虑如果条件成熟,将从传统的交通功能升级为交通+旅游功能,以新的发展形式继续存在。他们将结合海岛旅游、民宿开发,以客运代替农渡,像渔山岛、花岙岛将结合旅游开发,按客运标准运营。